人二土

长时间在线,评论都会回复
更新速度龟速,致歉!

手抄报——清明

【我把自己的真名用马赛克涂上了,参考借鉴随意,我的也有参考】

日常夹带私货

选我吧,碧翠丝!

(迟到的恭喜re0第二季后半完结!!)

把最近画的都上传了

p1-2是自家oc

p3是亲友家oc

图片顺序是画的时间顺序

除了p4都不能用

p4是我画的自己(),现在是用做我的微信头像,喜欢的小可爱可以拿去,不用征求我的同意

【裘杰】病恋-2

裘杰//病恋-2


不想解释第二遍,是帮我朋友转载到lofter上的


朋友的话:


之前忘说的现在都补上。


*第一次写这种类型。


*不太了解精神分裂和心理医生见谅。


*没怎么写过文质量很渣。


*是个长篇,建议越多越好啦。


*这章比较短,见谅,低产咸鱼。


病人裘×医生杰


“因为爱慕先生的人都不在了。”除了我。


本章杰克视角!!

------------

“先生这就要走了吗?”我听见他这么说。


“嗯。”


我顿时觉得可笑,我不走,难道还有和你腻歪一天吗?


“可我不想先生走。”


真是小孩子气。“我明天还会来的。”


……!


他抱住了我。


“先生……再陪我一会好吗?”


我不禁皱皱眉,被人从后面抱住这件事可不好受。


“别闹。”我试图抚慰他。


我不能让他情绪激动。


我听见他叹了口气。


呵,小疯子我都没叹气你叹个什么劲。


“那好吧先生,我都听你的。”


我向他点点头,示意我走了。


总算是出了门。


小疯子……哼,有时候执着的不行,有时候却说放就放。


我看了看手上的表,十九点半了。


该去看老师了。


某居民楼。


“小J?”


“老师。”我笑着说。


小J是老师给我的称呼。当年刚拜师时,老师已经年大了,所以总嫌我名字太绕口。


“小J啊,那个孩子怎么样了?”老人家似乎很高兴,笑着对我说。


不愉快的话题。


“老师……是我学艺不精。”我故作为难地说。


老人家叹了口气:“小J啊,这是对你的磨练,你是我最优秀的学生了。”


我懂老人家的心情,也不想让老人家生气。


“……老师,我会尽力的。”


可我还是听得懂老人家的话外之音的。


他不想让我放弃。


所以这次他先发制人。


我垂垂眸。


老师,不要过度相信自己的学生啊,哪天我把他逼疯了说不定都有些可能。


按他现在这个样子……


呵。


虽说话题结束的不太愉快,可我还是笑着,毕竟人是很擅长伪装的。


“小J,你先走吧,你有这时间去关心关心那孩子也挺好。”


我没想到我会和老师在这个事情上发生矛盾。


我淡淡道:“那我先走了,注意身体啊老师。”


回到家,也还是那样。


没有人接应,一切都静的离奇。


早就习惯了。


我躺在床上,想睡,可却又睡不着。


不眠之夜。


这是我当心理医生后第一个不眠夜。


竟是有些烦躁。


我就这样睁着眼与天花板对视着,尽管是数羊还是什么都睡不着。


可恶。


时间慢慢地过去,有光照到了我身上,我不禁一愣:天亮了?


拉开窗帘。


我住在十五楼,足以我看清这一片领域了。


我没想到太阳初升是这样的情景,好美。


被初阳映照着的楼层,好美。


如果小疯子看到这样的景色会怎么样呢?


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他。


啊……或许是我快沦陷了吧。


但我是清楚的。


我和小疯子不可能。


天亮了,该起床了。


小疯子……你起来了吗?

【裘杰】病恋-1

备注:是帮我朋友转载的!


这篇文章不是我的,是我朋友的!!!


病人裘x医生杰


 “我相信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了,先生。”



-------

“早上好,先生。”


杰克打开门,少年早已起了床,坐在了床边。


“不多睡一会?”杰克看看表,现在才七点。


少年摇摇头,淡笑道:“一想到可以见到先生,我就开心得睡不着。”说罢又笑着摇了摇头,竟是有些小孩子气。


而杰克却是对他这种暧昧的态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
“几个小时罢了,这都忍不了?”裘克听着,竟从里面听出了点嘲笑的意味,挑了挑眉,“先生可不能这么说。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啊。”


杰克皱皱眉,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裘克拉近了他们的距离,但是,真的……太近了。


沉默。


眼前的少年是他的病人,他可不敢起什么歪心思。


精神分裂。


眼前看似健康的少年却是个精神病患者,任谁都不可能相信吧。


他是他的医生,帮助他缓和心情。


最先打破沉默的是裘克,“今天去哪,先生?”他却是早已习惯了这种沉默。


“……”


“去……”


“去游乐场吧,先生。”没等杰克说出,裘克就打断了他。


他想了想,最终还是补上一句:“不要拒绝我,先生。”


又是这样,不等他说完。


真是神经,杰克在心里默默骂了声。


“先生肯定又在骂我了,但是没关系。”裘克似乎猜到了杰克所想,“反正你是不会拒绝我的,对吧?”


他这次没用“先生”。


可他说对了,杰克确实无法拒绝他。


他需要服从病人的意愿,而不是刺激病人。


毕竟精神分裂可不是什么小病。


虽说是有点不愿意,可却又说不了什么。“收拾一下,”杰克顿了顿“走吧。”


裘克嘴角微扬。



游乐场


游乐场人很多,很热闹。


可这却让提出要来游乐场的裘克很烦躁。


太吵了。


可是为了与先生亲密接触,却又不得不这么做。


“先生,我们去鬼屋吧。”少年眉眼弯弯。


是陈述句。杰克想着,可却还是说出了口。


“不去。”


“没和先生商量哦。”裘克瞥了眼杰克,似乎不满于他的直白。


杰克突然想起,


从见面开始,除了态度越来越亲密点,但裘克还没有露出他另一幅样子。


“!”


思考间,杰克感到耳朵被轻轻咬了一下。


“先生在想什么呢?想的这么入神。”杰克心道,当然在想你啊。


这个动作太过暧昧。杰克眯了眯眼。


没等他反驳,后者又开口了。


“这当是给先生的惩罚吧。”


“啧,过分了啊,小疯子。”


裘克眨巴着他那双水灵的眼睛,看着杰克,“先生说好不在外面叫我小疯子的……难道先生忘了吗……?”


……得。


杰克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阿、裘,走、吧。”


裘克抿了抿唇,“走吧,先生。”


三十分钟后


“……别闹。”好不容易找到买门票的地方,对方却死活都要买情侣票,杰克心里很恼火。


“先生……买情侣票吧,更便宜。”


把他当傻子哄?杰克简直快要气疯了。


“买吧……好不好?求你了。”


杰克一愣,脑里的一个想法竟是撒娇。


当然,在裘克的死缠烂打下,杰克还是随了他的意。


他似乎能看到自己僵硬的肢体。怎么就答应了呢,啧。


进入鬼屋后,杰克有点紧张。


他本不怕鬼,可他身边偏偏跟了个比鬼还有惊吓度的精神病患者。


带他玩鬼屋真的没关系吗?


茫茫中,他感到有人捏了他的臀部。


“!”


杰克微微睁大眼睛。


“……你……”杰克一转身,就看见了睁着大眼睛望着他的裘克。


“什么?”


不是他,他不会这样的,换他的话,只会更过分。


“没什么。”杰克这么说着,心里却更在意了。


“嘿,你别说,那小白脸屁股还挺软!”刚出鬼屋的一个中年男人激动地对伙伴说。


“哎呀老王,胆子挺大啊。”同伴则附和了他几句。


裘克看了看身后,眼睛暗了暗。


尽管先生不愿意说,他也会知道的。


自己都没摸过的臀部,这么轻易就被人摸了。


好嫉妒。


“抱歉,先生,鬼屋惊吓稍微有点大了,我想自己静一会,可以吗?”他怎么可能会被吓到呢。


杰克点点头,并没有发现破绽,对裘克说:“可以,我去别的地方看看,你在这等我。”


“好。”


杰克走后,裘克就起身了。


他要去看看,究竟是谁敢碰他亲爱的先生。


不久后


游乐园角落里,一名中年男子拼命往角落里缩,他惊恐地看着面前的少年。


“你……呜呜呜呜!!”


还没来得及将话说出口,就被人将嘴巴捂住。


“是哪只手摸的呢?”


“不知道的话,还是都剁了好一点吧,免得以后又去祸害其他人。”


中年男子眼睛睁大。


游乐园某一处发出了惨叫,不过这惨叫很快就被淹没了,就算被听见,也只会被当成被鬼屋吓到而已。


少年走出角落时,身上竟是干干净净的。


“该回去找先生了……”


他喃喃道。


不会被发现的,他做了一切措施。


但现在所做的,就是需要调整回来原来的状态。


“唔……绝对不能让先生看到我这个样子。”


会被讨厌的。


回到约定的地点,见杰克早就在那等他。


“不是让你在这等我吗?”


“对不起,先生……是我贪玩了。”


杰克皱了皱眉,没有追问。


裘克感到杰克碰了碰自己的手肘。


“给你。”他说。


裘克抬头,迎面而来的是珍珠奶茶。


他接过奶茶,抿了一口:“谢谢先生。”


“嗯?”


裘克向他解释:“很开心。”


“回家吧,先生。”

表格

部分无感是因为我连名字都没听过,我追番范围挺小的

【阅读体/ASL友情向/未授权翻译】盛开的记忆

第二章:第一片花瓣


未授权翻译,侵删


作者:angelrider13


粗体:原作者的话

横线:我的话

正常:正文

*:注释

【】:路飞的记忆(这是我自己加的,原作者并没有用符号区分


原作者前言:

大家好!

首先,圣诞快乐!

第二,圣诞礼物的最新消息!

这是故事的第一章,这意味着将有记忆观看!我不知道这是否是所有章节的长度,长度很可能不是标准的,这意味着可能会有更长和更短的章节。此外,这一章花了我惊人的长时间来写,因此,更新可能不会像以前那样经常更新。并不是说这需要很长时间,因为我肯定会在这方面做一些工作,只是提醒你一下,如果更新速度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慢一些的话。

这一章都是关于路飞和香克斯的。在整个篇章中,香克斯将在本章中讨论。其中大部分是动画和漫画剧情的组合,还有一些额外的片段,我只是为了好玩而投入其中(我会经常这样做,就像你们知道的那样)。

我现在只是在说话,所以我让你开始讲。

免责声明:我刚吃了一个肉桂卷。很好吃。【咳咳咳原作者就是这么说的。

继续前进!


第一章


第一片花瓣


英雄与承诺

--------

当被推醒时,娜美呻吟着。

“喂,娜美,”一个声音在她上方说。听起来像是乌索普。

“喂,该死的!别打断娜美 swan的美梦!”那绝对是山治。

有一种撞击的声音,就像一个身体撞在地上,然后疯狂的叫喊。

“哦,不!乌索普!乌索普死了!我们该怎么办?!我们需要医生!哇!”还有乔巴。

娜美叹了口气,坐了起来。“你们就不能闭嘴吗?我正试着--”领航员睁开眼睛,惊呆了她的面容。这里不是桑尼号。或者没有桑尼号的任何部分。娜美根本不知道这是在哪里。“…睡觉,”她一瘸一拐地说完。

他们都在这里,全体船员。“这里”是哪里。它看起来都不像个地方。更像是一片空白。还有无尽的空白。

“Naaaaaaami--swan~!”山治向她转过身来,哭了起来。

“那么魔女终于醒了?”索隆从离他很近的地方坐下来,吃力地说。

娜美对此不予理睬。“我们在哪?”她问。

“那是个好问题,娜美-sis,”弗兰奇说,“我们都刚从这里醒来。”

“无论在哪里,”布鲁克补充道。

“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睡着了,”乔巴说。

乌索普喘着气坐了起来。“要是有人在我们睡觉的时候把我们都抓了呢?”他哭了。

“哦,不!我们该怎么办?”乔巴惊慌了。

索隆哼了一声。“不可能,”他肯定地说。

“我必须同意那个糟糕的剑客的观点,”山治说,“没有人能在我们至少一个醒来的情况下带我们走。”

娜美环顾四周。“路飞也不在这里,”她补充道,“他是我们现在最无助的人。如果有人抓了我们,为什么不带走他呢?他是我们船员的最高赏金。”

“我怀疑我们已经走了,”罗宾平静地说。

“那我们现在在哪儿?”弗兰奇问。

乌索普考虑了一下,把头斜向一边。“嗯,我们在来之前都睡着了,对吧?也许我们只是在做梦。”

“但我们都会有同一个梦想吗?”布鲁克问。

乔巴振作起来了。他说:“也许这与索马里乔木有关。”

“这是一种可能性,”罗宾深思地评论道,“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植物,对此知之甚少。可能还有其他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影响。”

“那又怎样,我们也要离开两个星期吗?”索隆问:“这让我们所有人都完全打开了!”

罗宾平静地说:“我不认为这是很严重的事情,我们从来没有直接接触过这种植物,但我们一直在和路飞接触。”

“那么,某种二次效应可能会起作用吗?”乔巴以医生的方式问道:“这听起来像是一种合理的理论,但我们中没有人表现出路飞的任何症状。”

“也许我们只有在失去知觉的时候才能体会到它们?”娜美低声说道:“我的意思是,我们睡觉前一切都很好。”

“哟!那是真的!”布鲁克说:“在闭上眼睛睡觉之前,我感觉很好!只是我没有眼睛。”

“那么,这些副作用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会不会让我们做同样的梦呢?”山治问。

“这是一种可能性,”乔巴说,“如果不进行适当的研究,我们就不能真正排除任何可能性。”

“那路飞呢?”乌索普质疑道:“我是说他是最有影响力的,但他不在这里。”

“从某种意义上说,也许他是,”罗宾说,“我们可以在他的梦里。”

草帽团停下来考虑。

“这就解释了很多事情,”娜美呆呆地说,其他几个人也点头表示同意。

“我不知道,”索隆说,“我一直以为路飞会梦见肉什么的。”

“或者冒险,”山治补充道。

“那也许这不是一个梦,”罗宾说,“我们可能只是在他的意识中,或者被困在思想之间。”

“那又怎样?我们就坐在这里?”索隆问。

罗宾回答说:“我想我们早上的时候都会醒过来,那时乔巴和我可以做适当的研究。但直到早上,我们似乎都被困在这里了。”

乌索普叹了口气。“伙计,难道路飞的脑袋再有趣不过了吗?”

乌索普刚说完,白色的空隙就开始变了。形状开始形成,起初只有一些颜色斑点,但后来边缘开始凝固,颜色加深和均匀。天空变成深蓝色,满是蓬松的白云。其次是一个码头,坚固的实木精心维护,其次是房屋和商店。某种村庄。接着,大海又大又大,似乎无穷无尽,海浪拍打着码头的支撑。最后,一艘船停泊在码头上。它很大,有一个龙头像和三个桅杆,一面海贼旗骄傲地在风中飘扬。这声音一下子落在了草帽上,海水、风、鸟、城镇的喧闹声。

“啊!你做了什么?乔巴喊道。

“我怎么知道?”伟大的狙击王哭了。

“我们现在到底在哪里?”娜美问道,环顾着船上的甲板,周围的人都在飞来飞去。

“显然,我们在香克斯的船上,”索隆平静地说,双臂交叉在他的胸前。

“呃?你怎么知道这样的事?”弗兰奇问。

索隆指着海贼旗。“这是香克斯的印记。从我当赏金猎人的时候就知道了。不像白胡子的印记那么可怕,但它仍然很高。”

“这些人怎么了?”乌索普问道,他的手在一个男人的面前挥动,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,“就好像他们看不见我们一样。”

“真奇怪,”布鲁克对其中一个人说,只是为了让他的手直接穿过他,“啊!鬼!我们变成鬼了!”

布鲁克、乔巴和乌索普开始惊慌失措,在甲板上跑来跑去。娜美终于受够了,把他们三个人都打倒在头上。

“你能停下来吗?”她大叫。

罗宾评论说:“如果我们坚持这是一个梦的理论,路飞的梦想是准确的,那么我们不被看到也不是不合理的,毕竟我们是外界的影响。”

“所以,既然我们不是路飞心灵的一部分,我们也不是他梦想的一部分,”山治澄清道,“即使我们仍然能看到和听到,我们也无法与之互动。”

罗宾点点头。“没错”

娜美呻吟着。“这一切都太奇怪了。我想我不想看到路飞的梦,”她颤抖着说。

索隆耸耸肩说:“我们没有太多的选择,不如坐下来看秀吧。”

【“喂!你在干什么,路飞?”其中一个海贼喊了出来。

草帽团转过身来,看见一个小男孩站在船头上。他个子很小,最多只有六、七岁,他的脸坚定地瞪着眼睛。他穿着一件简单的T恤衫,上面写着“锚”字样,还有一条短裤。他的一只小手紧紧地抓住了一把小刀。】

“嗯?那是路飞吗?”乌索普问。

“他太小了!哟!”布鲁克说。

“路飞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这么小呢?”山治问。

罗宾想了想,把头斜向一边。“也许这个梦是记忆?”

“说得通,”娜美说,“如果我们在他的脑子里,那就是。”

【“这次我没开玩笑!”小路飞对海盗喊道:“我受够了!我会证明给你们看的!”】

“呃?小路飞-兄弟想证明什么?”弗兰奇问,

“可能是什么很蠢的事,”娜美说,两手交叉在胸前。

索隆说:“认识路飞?这几乎是肯定的。”

【海贼们笑了。

“路飞又在做些有趣的事了,”其中一个笑着说。

一个戴着一顶鲜红头发的草帽的男人笑了。“哈哈哈!去吧!”他大叫起来,鼓励小路飞继续说:“让我们看看你要做什么!”】

“嘿,那是路飞的帽子!”乔巴指着那人头上的帽子说。

娜美指出:“路飞说,他从小就从香克斯那里得到了这顶帽子。”

“所以这一定是香克斯,”山治说,看着红头发的海贼过来。

【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路飞就把刀拿在手里,把刀直接塞进了他的脸颊,就在左眼下面。海贼们立刻开始抓狂。

“你这个白痴!”

“你到底在干什么?”

香克斯托着路飞的脸。“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吧。”】

“出于某种原因,我一点也不惊讶,”乌索普呆呆地说。船员们点头表示同意。

“一点也不,”他们一致地说。

“至少我们知道他是怎么弄到伤疤的,”罗宾平静地笑着说。

港口的景象开始变了,大海和船融化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家酒馆的内部。

“哟,墙在动!”布鲁克喊道。

“不同的记忆?”乔巴问。

“可能吧,”索隆说。

【酒馆的场面很热闹,香克斯的队员们在聚会、笑、喝、吃、开笑话。小路飞和香克斯自己坐在酒吧里,面颊上裹着新绷带。那个男孩的眼角里流着泪,但他在笑。

“一点也不疼,”他说。

“骗子!”香克斯指责道:“别再做那么愚蠢的事了!”】

“嗯,我们都知道他不听这句话,”娜美评论道。

【“我不怕痛苦!”路飞坚定地说:“下次,带我出海!我也想当海贼!”

“什么?不可能!”香克斯惊叫道:“作为一个海贼,你不能忍受!不会游泳是海贼最大的弱点!”

“只要我不从船上掉下去,我就会没事的!”路飞提出抗议。】

索隆哼了一声。“如果他一天都能不掉下去,我一定会印象深刻。”

【“此外,我的战斗也相当不错!”路飞接着说:“我训练得很刻苦!我的拳头就像手枪一样有力!”

“手枪?哇,…,真的吗?”香克斯问道,看上去毫无印象。

“那是什么语气?”路飞喊道。】

草帽团的大家情不自禁地窃笑着他们的小船长的困境。

【海贼船员们都笑话着路飞的怒火。

“路飞!你看起来很不开心!”

“要乐于面对任何事情!”

“是啊,海贼的生活很棒!”

“大海又宽又深!你可以到任何一个岛去探险!”

“没有什么比自由更伟大了!”

然后海贼们都欢呼起来,路飞惊奇地看着他们。】

“我想知道这些人对路飞有多大的影响?”山治问。

“他们的行为就像他,”娜美说,“我的意思是,他们实际上只是表达了他的心态。”

“他们看起来是非常好的人,”布鲁克补充说。

【香克斯叹了口气。“别给他愚蠢的想法,伙计们!”

“但这是事实!”一个胖胖的海贼,头上绑着一条手帕,嘲弄着他。

“船长!”其中一个海贼打电话说:“为什么我们不带他一起去一次?这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“我同意!”

路飞咧嘴笑了。“是啊!”他欢呼。

“好吧,好吧,”香克斯漫不经心地挥着手说,“那么下次,你们中的一个人可以下车,我们就把他接上你的位置。”

“好吧,我们说得够多了,”胖海贼一边说一边转过身来,“让我们喝酒吧!”

“你们都算什么朋友?”路飞跟着他们大喊。

香克斯笑了。“你还太年轻了,路飞,”他说,“至少等十年,然后我再考虑带你出海。”

“路飞还是个小孩子!”那个胖海贼隔着房间打电话来。

他旁边的那个人咧嘴笑了。“你和我的孩子差不多大!”他说。】

乌索普对此大吃一惊,用激动的眼光看着那个人。他的皮肤晒黑了,海枯石烂,头发是金色的。头上裹着一块写着“Yasopp”的手帕。

“爸爸,”他惊讶地低声说。

“呃?他是你爸爸?”乔巴问。

除了索隆和娜美,船员们似乎对这一新消息感到惊讶。

乌索普闻了闻,擦了擦眼睛,然后骄傲地咧嘴一笑,双手叉腰。“没错!”他叫道:“我是一个伟大海贼的儿子!”

“哇!”乔巴叫了起来。

“太酷了,兄弟!”

“约霍霍!真是个惊喜!”

【“我不再是个孩子了!”路飞提出抗议。

“嘿,嘿,别生气。来,喝点果汁,”海贼船长说着,在孩子面前放了一杯果汁。

路飞的愤怒的脸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微笑。“哦,谢谢!”他说,喝了一杯。

香克斯笑了起来,用手敲打着吧台。“看到了吗?还是个孩子!什么样的海贼喝果汁?哈哈哈哈哈!”

“这是个肮脏的把戏!”路飞喊道。】

“路飞在孩童时代很容易生气,”乔巴深思地评论道。

“他似乎脾气暴躁,”布鲁克同意。

“这很有趣,”罗宾补充说,“他小时候很不一样,但同时也是…。”

“他完全一样,”索隆说完。

“糟糕的船长这一点也没变,”山治交叉双臂说。

【“路飞,你想吃点什么吗?”

草帽团转过身来,看见一位年轻女子从后面走进来,手里拿着一桶清酒。她穿着一件朴素的上衣和裙子,深绿色的头发夹在手帕下。她的脸是善良的,她的微笑是温柔的。】

“我的天~~!我的天~~!”山治对着她叫道:“多漂亮的一位女士啊!”

娜美按下山治的头,让他摔到地上。“她看不见你也听不到你,山治君,所以别说了.”

“是,娜美 swan~!”

“愚蠢的色鬼厨子,”索隆咕哝道。

“你说什么?”山治叫了起来,跳了起来。

“嗯?你聋了吗?”索隆问。

“住手!”娜美喊道:“我在看呢!”

【“马基诺!好的!”路飞微微一笑,“我会用我的宝贝付给你!”】

“总是用肚子思考,”乌索普咕哝道。

【“噢,什么宝藏?你又在撒谎了,”香克斯说。

“我没有!”路飞喊道,把他的刀叉往吧台上一敲,“我肯定要当海贼了!我会用我找到的宝藏付给她!”

马基诺笑了笑。“我等着呢!”

路飞向她微笑。】

“我想知道马基诺对他来说是什么角色,”娜美大声说。

“嗯?娜美,你是什么意思?”乔巴问。

娜美耸耸肩。“我们都知道路飞的爸爸是龙,所以很明显,路飞从来没有父亲陪着长大,”她说,其他人点点头,“如果七水之都发生的事件有什么进展的话,卡普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把他养大,但他是一名海军中将,他不可能一直在这里。”

“那艾斯呢?”当他说船长的哥哥的名字时,乌索普低声问道,好像这是一种禁忌。自从他们重聚以来,艾斯一次也没被提起过。路飞没有提到任何关于顶上战争的事情,当时他们都交换了故事,但没有人敢提起这件事。路飞看上去很好,但他们都知道,当谈到这个时,他的外表是骗人的。

山治叹了口气。“他们有不同的父母,对吗?”他问。

“他们可能还没见过面,”罗宾说。

娜美点了点头。“这正是我的观点,”她说,“路飞是个孩子,但他和谁住在一起?谁在照顾他?”

“也许是他的母亲?”布鲁克问。

“从来没有关于她的任何暗示,”娜美摇了摇头说。

索隆总结道:“这就只剩下这个马基诺了。”

“嗯,很合身,不是吗?”娜美问。

“我想是…吧。”乌索普说。

【“嘿,香克斯,”路飞一边咬一边说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你打算住多久?”

“好吧,…,”香克斯想,“已经快一年了。我们可能会再航行几次,然后我们就离开这个小镇,往北走。”

“几次…,”路飞轻声说,草帽团注意到男孩的变化,他的眼中闪烁着悲伤的情绪,他用他的肩膀下垂的方式表达他的难过。

马基诺带着悲伤的微笑,从柜台后面擦玻璃杯的地方叹了口气。

路飞突然挺直身子,自信地咧嘴一笑。“到时候我就学会游泳了!”

香克斯笑了。“好吧!祝你好运!”

突然,酒馆的门被踢开了,一群脸色阴沉的人走了进来。海盗们沉默了下来,好奇地抬起头来。

“这就是海贼的样子,”一群人前面的人说,“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海贼。在我看来,他们看起来很蠢。”】

“哦,太好了,”乌索普说。

“看来我们就要在酒吧打架了,”索隆笑着说。

【海贼船员什么也没说,只是静静地坐着,一边吃着东西,一边好奇地看着他们走向酒吧,路飞一边吃着东西,一边盯着他们看。】

“路飞兄弟在吃什么?”弗兰奇问道,把船员们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男孩身上。

“那是一个恶魔果实,”罗宾说。

山治说:“那该死的混蛋就把它吃了。”

娜美叹了口气。“我敢打赌他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。”

“路飞桑要带来个大惊喜!哟!”布鲁克说。

【“欢迎您,我能为您效劳吗?”马基诺问道,她的声音里暗含着紧张的声音,但当那个男人走到吧台时,她却坚定地站着。】

“她很勇敢,”索隆赞许地说。

【“我们是强盗,”那人笑着说,“我们不是来捣乱的,我们只想要十桶清酒。”

“我很抱歉,”马基诺礼貌地说,“但我们没酒了。”

“哦?”强盗问:“真奇怪,他们喝的是什么?水?”】

“混蛋!这不是跟女士说话的态度!”山治喊道。

【“这是清酒,”马基诺平静地说,“但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桶酒。”

香克斯抬头看了看。“哦,对不起,”他轻松地笑着说,“看来我们都喝光了。但还剩一瓶,还没打开。”香克斯把瓶子递给强盗。“如果你愿意,你可以接受。”

一切都一动不动,直到强盗突然猛击,把瓶子震得粉碎,清酒溅得满地都是。马基诺和路飞喘着气,而海贼们都在傻笑,开始在他们之间咯咯地笑起来。海贼们只是平静地看着。香克斯的头低下了,帽子的边缘遮住了他的眼睛。】

“哟!多可怕啊!”布鲁克吓到了。

“他完蛋了,”乌索普说。

“完蛋了,”乔巴同意了。

“我不太确定,”索隆沉思着说,看着那个红头发的海贼。

【“你以为我是谁?一瓶是不够的,”强盗说着,把手伸进外套,掏出一张通缉令。“看到了吗?我的头值八百万贝利。我以前杀过五十六个人,你这个自大的混蛋。”他靠在尚在坐着的香克斯身上。“既然你知道我是谁了,就别再惹我们了。毕竟,山间强盗和海贼混得不好。”

他还停留了一会儿。

然后香克斯抬起头来,“啊,现在地板都湿了。”】

草帽团盯着香克斯。他的反应太……了。

【“对不起,马基诺,”香克斯跪下来,凝视着从破碎的瓶子里捡起一块玻璃,“你有拖把吗?”

马基诺听了这话,吓得目瞪口呆。“哦-哦,不,没关系。我可以把它清理干净。”

强盗拔出他的剑,沿着栏杆砍断它,砍进木头,把食物和盘子摔在地上。

“看来你喜欢打扫卫生,”他冷笑道,“现在你可以享受更多了。”

那帮强盗就这样转身从酒馆里走了出来。

“你们等着,家禽们*1”领头转过头说。

马基诺迅速跪在香克斯旁边。“你还好吗,船长?”她问,用手里的毛巾试着擦去他身上的食物和酒精。

香克斯轻轻地挥手示意她走开。“我很好,”他安慰道。

就像这样,海贼们爆发出响亮的、喧闹的笑声,香克斯在他们当中笑得最响亮。

“他把你安排得很好,船长!”

“哇哈哈!我们的船长看起来真傻!”

“你在那儿的地板上看起来很傻,船长!”】

草帽团的成员们笑了起来。

“我想我知道路飞的性格是从哪里来的了,”娜美说。

其他人点点头。

“你为什么笑?”

【酒吧里的每个人都转向路飞。那男孩看上去非常愤怒,两只拳头紧紧地紧握在他的两侧。

“那太丢人了!”他大叫:“你为什么不和他打呢?如果他有更多的人呢?!被人捉弄后谁会嘲笑他?!你既不是男人,也不是海贼!”】

索隆笑了。“这很熟悉,”他说。

娜美看着他。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那个酒吧,”他严肃地看着她,双臂交叉在胸前,“我们没有还击的时候,你对我和路飞大喊大叫。你不明白为什么路飞会下这样的命令。这也是一样的。只是那次,路飞的目标就是你。”

娜美眨了眨眼睛,不太明白剑客所说的目标是什么。

【“我知道你的感受,路飞,”香克斯说,“但那只是一瓶清酒,没什么可生气的。”】

“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值得战斗,”山治平静地说。

索隆点点头。

娜美盯着他们,终于达到了某种程度的理解。

【路飞生气了。“我不想再见到你了!”他说,说着要走,走过了香克斯。

海贼伸手抓住男孩的手腕。“啊,别这样,路飞,别这…”

当香克斯看到路飞一直在走,他就拖着后腿走了。他的手臂开始了拉伸。海盗们开始惊慌失措,路飞目瞪口呆。

“出什么事了?”他大叫。

“路飞,你吃了这个盒子里的水果吗?”早些时候那个胖海贼问。

路飞眨了眨眼睛。“嗯,…,是的。这是甜点。虽然…味道很差。”

香克斯抓住了路飞的肩膀。“那是橡胶果实!”他喊道:“这是个恶魔果实!吃了它的人就会变成橡胶人,失去游泳的能力!”

路飞睁大了眼睛。“什么啊?你在开玩笑吧?”】

草帽团的成员们叹了口气。

娜美按了按她的太阳穴。“他真是个白痴,”她喃喃地说。

弗兰奇说:“他一直是这样的,娜美-sis。”

“但我们忍受了他,”乌索普说,“我们又能怎么办?”

他们都叹了口气。

【场景又变了,酒馆移到了乡村的街道上。路飞一边笑一边跑下去。镇上人满为患,这是一个下午的时间,从天空的角度看,夜幕即将来临。路飞停了一会儿,四处看看。

“是他吗?”一个人小声问道:“那个吃了恶魔果实的孩子?”

路飞眨了眨眼睛,环顾四周寻找声音的来源。他的目光落在一群看起来比他稍大一点的孩子身上,这些孩子离他不远。

“路飞?是的,就是他。”

“恶魔果实?这是不是意味着他现在是个怪物了?”】

罗宾的脸变硬了,眼睛闪闪发亮,嘴唇紧贴成一条细线。乔巴站在她旁边,伸出手抱住她的腿。

“他不是,”娜美低声否认。

【“他以前已经很奇怪了,”一个孩子说,“他没有父母,他的爷爷也很少在这里。我敢打赌他把他们吓跑了。”

“我听说他吃了以后,他的胳膊一直伸到吧台上去了!”

“真的吗?太恶心了!”

“真是个怪胎!”

“我猜他现在一定是个真正的魔鬼了,是吧?”

“这意味着他很坏,对吧?我们最好离他远点。”

路飞以前高兴的脸已经变成了一种完全空白的表情,他的脸上完全没有感情。其中一个孩子注意到他在盯着他们,他们在逃跑之前开始惊慌失措。那个橡胶男孩刚刚看着他们走了。】

“那些混蛋!”索隆盯着孩子们看,其他人也不太好。

“孩子们怎么会这么残忍?”

“孩子们并不总是好心的,娜美,”罗宾轻声地说,轻轻地把乔巴抱起,拍了拍他的头,“有时他们会比成年人更残忍。”

【路飞又开始走了,比以前慢得多,而且没有以前的热情。他那茫然的表情变得深思起来,皱着眉头,嘴唇上皱着眉头。他走到港口,香克斯的船停靠在海边。橡胶男孩走过去,坐在码头的尽头,双脚悬在边缘,他看着大海。

几分钟后,香克斯走了起来,坐在他旁边。

“嘿,小锚,”他笑着说,“你在干什么?”

路飞没有回答,只是嘴唇禁闭。当他看到男孩脸上的表情时,他的笑容渐渐消失了。

“嘿,怎么了?”他轻轻地问,所有戏弄的迹象都消失了。当路飞仍然没有回答的时候,香克斯把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。

“路飞。”

男孩终于抬头看着海贼,脸上皱着眉头。“我不好吗?”他问。

香克斯惊讶地眨了眨眼睛。“嗯?”

“我不好吗?”路飞重复了一遍。

香克斯皱起眉头。“你为什么问这个?”

当他的思想来回摆动时,路飞低头看着他的脚。“嗯,我吃了一个恶魔果实,对吗?我现在有一个很奇怪的身体,和其他人不一样。既然恶魔是坏蛋,我吃的水果是恶魔果实,我一定也是坏蛋,对吧?”路飞一想到这件事就显得很担心。

“路飞,这是从哪里来的?”

“人们说我是个怪物,因为我的身体现在全是橡胶了,”路飞简单地说,“既然我是个怪物,我现在就是坏蛋了,他们必须离我远点。”

香克斯把头斜向一边,表情若有所思,他靠在双手上,转过身去面对大海。】

草帽团的成员静静地等待着红头发男人的回答。

【“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船长的事?”他突然问,使草帽团在混乱中眨眼。

小路飞看上去很困惑,就像摇了摇头一样。“我以为香克斯是船长?”他问。

香克斯咧嘴一笑。“我并不总是船长,”他说,“在我有自己的船之前,我是另一个船的一员。”

“哦,”路飞说,“你的船长是什么样的?”

香克斯的眼睛一亮,他的笑容就变大了。“他是个怪物,”他回答道,路飞睁大了眼睛,“他是我在世界上见过的最厉害的怪物!”

“香克斯的船长很坏吗?”

海贼笑了。“有些人是这么想的,”他说,“船长真的很坚强,他做了他想做的任何事,即使人们告诉他他做不到。人们因此而生他的气,因此他们恨他。”

路飞皱着眉头。】

草帽团知道香克斯在谈论哥尔•D•罗杰。

“他可能还在谈论路飞,”索隆咕哝道。

【香克斯轻轻地笑了笑。“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个坏人,”他继续说,“人们一直都叫他怪物。魔鬼。恶魔。人们称船长为怪物,因为他们害怕他,因为他与众不同。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坏人。”

“为什么不呢?”男孩问。

“因为唯一能断定船长是不是坏人的人就是船长,”他简单地说。当他看到路飞的困惑时,他笑了。“船长除了他想做的事外,什么也没做,”他解释道,“正因为如此,人们不喜欢他。但那些人对他的所作所为和想法从来没有发言权。你明白吗?”

路飞慢慢地点点头。“我想是的。”

香克斯笑着说,他还在男孩的眼睛里看到他的困惑。“路飞,你是谁,”他指着男孩的心说,“没人能告诉你你是谁。这是你自己决定的。”路飞把一只手放在胸前,看上去很体贴。“你想变坏吗?”香克斯问。

路飞抬起头摇了摇头。

“那你就不是了,”香克斯保证,“没有人能告诉你其他的。好吗?”

路飞点点头,嘴唇上慢慢地露出了微笑。“好吧!”他高兴地说。

当香克斯注意到他眼睛里坚定的光芒时,他对眼前的那个男孩笑了。“那你要成为什么样的人?”他问。

路飞咧嘴笑了。“我已经决定了!”男孩惊叫道:“我要像香克斯的船长一样成为一个大怪物!”

香克斯抬起一只眉毛,眼睛闪闪发亮。“你现在是吗?”他问道:“好吧,我的船长可以在一场战斗中打败我,甚至连汗水都不流。你觉得你能应付得了吗?”

“我当然可以!”路飞喊道,然后抓住海贼船长走到码头。

香克斯惊慌失措,路飞笑了起来。“不!”香克斯喊道:“谁救救我!”】

草帽团的大家对这样的场景露出了微笑。

【一个留着黑色长发的人被绑在马尾辫上,这是草帽在酒馆里见过的。他走下船坞,停在他们面前,两只胳膊交叉在胸前,脸上露出一种有趣的表情。

“本!”香克斯叫道,眼睛里闪烁着笑声,“本,快,救命!有个大怪物,他要打我了!”

本从船长那里望向路飞的笑脸,坐在那个红头发男人的肚子上。“对不起,船长,”他笑着说,“他看起来对我来说太严厉了。”

路飞咯咯地笑了。

“不!”香克斯戏剧性地哭了起来,“本,我想我看到光了!告诉他们我会想念他们的!”

他突然在码头上一瘸一拐地走了,使路飞困惑地抬起头来。男孩抬起头,戳了戳船长的脸。

“香克斯”

突然,香克斯跳了起来,喊道:“嘘!”

路飞尖叫着,向后倒去,香克斯笑了起来。

“不公平!”路飞喊道:“香克斯!”

香克斯咧嘴笑了。“哦,是吗?”

海贼伸出手抓住男孩,用一只手紧紧抓住他的胸口,另一只手挠着他的肚子。路飞尖叫着,拼命地颤抖着,试图逃跑,笑声从他的嘴唇里溢出来。

“香-香克斯!停-停-停!哈哈哈哈哈!”

“没门!”那个红头发的人笑了。

本用亲切而有趣的微笑看着他们。】

乔巴笑了。“香克斯真的很好,”小驯鹿说。

“他是suuuuuuuper棒!”弗兰奇喊道,摆出一个姿势。

“路飞很幸运,”罗宾温和地笑着说,“有一个如此关心他的人。”

娜美渴望地叹了口气。“是的,”她同意道,“我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关心香克斯了。”

【当大海被夜幕所取代时,路飞的笑声渐渐消失了。他们又回到了酒馆,只是这一次除了路飞和马基诺外,酒馆里空无一人。路飞坐在吧台旁,喝着一杯果汁,而马基诺则在柜台后面清理一些玻璃杯。】

“大家都去哪儿了?”乌索普问。

山治说:“香克斯确实说过,在他们永远离开之前,他们还会再启航几次。”

“路飞看上去有点难过,”乔巴一边看着队长拿着杯子发呆,一边说,他的表情略显沮丧。

【“他们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,你很想念他们吧”马基诺打破了这片寂静。

路飞皱了皱眉头。“不,我没有,”他坚定地说。

马基诺歪着头,故意笑了笑。“我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

路飞只是哼了一声,又看了看他的杯子。

突然,门被打开了,早些时候的强盗们走了进来。】

“哟,麻烦又来了,”弗兰奇说。

“为什么我突然对这件事有了很坏的预感?”当强盗要求为他们服务时,娜美说。

山治很生气 “那是不对的行为,”他怒气冲冲地说。

【强盗笑着说着关于香克斯船员的笑话,叫他们胆小鬼。草帽团可以看到小路飞脸上的愤怒。他们自己也感觉到了。从他们所见,香克斯和他的船员是真正的好人,不像这些暴徒。

“我真的想杀了他,”这位领头说,“海贼只知道如何表现的十分酷。”

路飞抓狂了。“闭嘴!”他大叫起来,跳了起来。当马基诺抓住他并试图把他拉回来,她的表情变得恐慌起来,“不要低估香克斯!他不是个懦夫!”

“你说什么,小子?”强盗皱着眉头问道。

“路飞,快坐下,”马基诺低声说,眼睛里充满了恐惧。

“我叫你闭嘴,”路飞坚定地说,怒视着强盗。】

“那么,还记得娜美提到的那种不好的感觉吗?”乌索普反问道。

【强盗向前走去,抓住路飞的衬衫,从马基诺手中把他抓下来。“听着,小朋友,你得知道你在跟谁吼吗,”他咆哮道。

“放开我!”路飞大叫着,无助地踢着脚。

马基诺冲上前去,抓住了强盗的另一只手臂。“求你了!他只是个孩子!他不知道-”

强盗甚至不让她说完,粗暴地把她推开。当她的背与栏杆相撞时,她痛苦地哭了起来,然后摔倒在地上。】

“你这个混蛋!”山治大声喊道,简直像火一样,“你不应该这样对待女士!”

【“马基诺!”路飞喊道:“嘿!你不能这样对她!”

当他们把他抬出酒馆时,强盗对他置之不理,其他人笑着围着他们的领头走来走去。】

“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希望能踢开这家伙的脸吗?”山治咆哮着,用匕首般的视线盯着强盗。

“不,”索隆说,紧握着他的剑。

罗宾平静地说:“如果我们遇到他,也许我们应该计划好迎接他的方法。”

【“求你了!让孩子走!”

马基诺戴着草帽,双手紧紧地紧握着,脸上露出恳求的表情,站在一个戴着一副眼镜和一顶帽子的年长男子旁边。

“马基诺,市长,”路飞喘着气说。

“我不知道路飞做了什么,”市长说,“我也不想和你争论。但是我愿意付钱!所以请让孩子走吧!”

强盗笑了。他说:“正如人们所预料的那样,是长者知道处理任何情况的正确方法,但现在已经太晚了。你救不了这个小家伙;他真的把我惹火了。当像他这样的弱者侮辱我时,我就很生气!”他咆哮着,重重地踩在路飞的头上。】

索隆发出了一声兽性的咆哮,几乎拔出了他的一把剑。其他人也有类似的反应。娜美伸手去拿她的天候棒,罗宾的双臂交叉在一起,乌索普的弹弓被拿了出来,山治的腿抬起,布鲁克的剑拔了一半,乔巴变成了巨人形态。

他们知道他们帮不上忙,他们无能为力。保护他们的船长是一种本能。尤其是当他这么小的时候。

【“这是你的错!”路飞固执地喊道:“你这个笨狒狒!”

“好吧,”强盗拔出剑说,“我不会卖了你的,我会杀了你。”

“路飞!”马基诺尖叫着,惊恐和恐惧在她的脸上闪过。

“求你了!”市长喊道:“放开他!”

“我想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在港口欢迎我们,”一个熟悉的声音漫不经心地低声说。

大家都转过身来,看见香克斯和他的船员站在马基诺和市长后面。

“这就是原因,”香克斯说完。】

草帽团放松了一些。香克斯会在他们做不到的时候保护路飞。

【香克斯咧嘴一笑。“嘿,你们是前几天的强盗,”他在嘲笑路飞之前说,尽管当他看到那个男孩的困境时,他的眼睛危险地闪烁着,“怎么了,路飞?我还以为你的拳头像手枪一样有力呢?”

“…闭嘴!”男孩挤了出去,尽最大努力从他的位置上盯着海贼们。

“海贼,”领头说,“你为什么在这里?我建议你现在就走。”

“如果你现在不走,我就开枪打你,你这个懦夫,”一个强盗得意地笑着说,用枪指着香克斯的头。

香克斯停顿了一下,但他的表情并没有改变。他仍然保持着那种平静、近乎友好的微笑。不过,他的眼睛很严肃。

“嗯,…--既然你已经拔出了你的枪,你愿意用它吗?”香克斯漫不经心地问,好像他们在讨论天气。

“嗯?你在说什么?”

“你愿意扣动扳机吗?”香克斯平静地指着枪指着他的脸问道:“这些不是用来吓唬人的玩具。”】

“我们以前在哪里听过这个演讲?”索隆拖着嘴。

娜美和乌索普咯咯地笑了笑,而其他人看上去很困惑。

“我一直在想他为什么知道这些话,”娜美笑着说。

“嗯?你们在说什么?”弗兰奇一边问,一边抓着头。

娜美解释说:“当我们第一次见到乌索普时,路飞也对他说了同样的话。”

“也很有魅力,”索隆笑道。

“喂!”乌索普跳了起来,冷汗。

【突然,枪声回响,强盗带着枪倒在地上。胖海贼现在站在香克斯身边,手里的枪还在冒烟。

强盗们惊讶而愤怒地大喊大叫。

“该死!”

“那太脏了!”

海贼们笑了。

“肮脏?”耶稣布问道,扬起眉头,“你认为我们是什么?圣徒?我们是海贼!”

“闭嘴!”其中一个强盗喊道:“这不关你的事!”

香克斯的脸黑了。“听着,强盗们,”他说,“你们可以把食物或清酒洒在我身上,甚至向我吐口水。我会不在意。”香克斯停顿了一下,他的表情变得越来越黑暗和危险,“但是。我不在乎你的理由是什么。我不会原谅任何人扰乱我的朋友!”

“香克斯…路飞轻声说。

“他的精神肯定是从香克斯那里得到的,”山治说。】

“香克斯很酷!”他*2眼睛里闪着星星,叫道:“你觉得我们能见到他吗?”

“很可能,”娜美说,“路飞说他需要把香克斯的帽子还给他。”

【领头的强盗笑了。“不原谅吗?你们这些整天在船上漂来荡去的海贼想要挑战我们?!我们会毁了你们的!”

强盗们咆哮着表示同意,并向前冲去,举起了武器。

本大步向前走着,拔出他腰间系在腰带上的步枪,姿势放松而随意。“我会处理这件事的,”他对香克斯喊道,他只是笑了笑。本接着用他的步枪作为棍子,几秒钟之内就把所有的强盗都打了一顿。“别高估自己,强盗,”本点着一支新烟说,“如果你想和我们战斗,你最好找一支海军陆战队来支持你。”

“哇,…,”路飞敬畏地低声说。】

“这是相当令人印象深刻的,”乌索普说。

索隆补充道:“为了干掉小虾米。”

【强盗头目惊慌失措。“啊!等一下!是这个小家伙先骂我们了!”

香克斯笑了。“难道你的头上没有代价吗?”他嘲笑我。】

山治咧嘴笑了。“我喜欢他,”他说。

罗宾笑了。“他是个很有趣的人。”

【强盗突然把东西扔下来,在一团巨大的烟雾中爆炸了。

“烟雾弹?”其中一个海贼喊了起来。

“路飞!”香克斯叫了出来。】

“我什么也看不见,”布鲁克说,“不过,再说一遍,我没有眼睛可看。约霍霍!”

“出什么事了?”乔巴问。

【“跟我来,小子,”领头的声音来了。

“嘿!”路飞喊道:“放开我!”

场景变了,烟尘清澈,露出了大海。领头的强盗站在一条小船上,路飞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衬衫,在水面上晃来晃去。】

“好吧,fuck,”山治气愤地说。

“路飞不会游泳,”娜美咬着嘴唇说,“他怎么才能摆脱这一切呢?”

“他很清楚,”索隆平静地说,尽管他的肩膀很紧张。

娜美皱了皱眉头。“是的,但是呢?"

【“看来我们要逃走了,”强盗笑着说,“我只把你当人质,但你现在对我没用了。”】

草帽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路飞拼命地挣扎着,怒视着那个抱着他的人,他的眼睛里闪现出一丝恐惧的火花。

【强盗咯咯地笑着。“真好,”他说着,把路飞扔进海里,笑了起来。】

“路飞!”在落水时,乌索普大喊大叫。

【他们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那小小的船长疯狂地摇晃着,试图在水面上站稳脚跟。路飞的眼睛突然睁大了,强盗的笑声也停止了。草帽团及时转过身,看到一位海王类闭上了它巨大的下颚,吞下了强盗的整个身体。】

“海王类?”娜美大叫,眼睛睁得大大的。

“fuck,它在东海干吗?”山治发狂地问。

“从理论上讲,它们生活在世界各地,”罗宾宣布,“它们只是平静地带和大线路中最常见的一种。”

“现在不是说明事实的时候,罗宾!”乌索普哭了。

“路飞桑要被吃掉了!”布鲁克惊慌了。

【海王类停了下来,红眼睛转向挣扎的路飞。路飞恐惧地望着他,不能做任何事来保护自己。】

“路飞!”草帽团大叫。

【然后,他们的视力被水和血遮住了,小路飞的尖叫声在他们的耳朵里回响。当一切都恢复正常时,他们看到香克斯抱着颤抖的路飞。海贼船长目不转睛地盯着海王类,使它呆在原地。

“滚开,”香克斯说。

这位海王类目不转睛地看了一会儿,然后惊恐地逃跑了。

路飞抬起头看着香克斯,眼泪涌上了他的眼睛。“香-香克斯…”

“谢谢你,路飞,”香克斯笑着说,“马基诺告诉了我们发生了什么。谢谢你替我们打抱不平。”香克斯停顿了一下,让路飞忍住眼泪。“嘿,勇士是不会哭的,”他开玩笑说。

“但-但是…香克斯…!你的胳膊!”路飞哭了,眼泪溢出来,“你的胳膊!”】

草帽团的大家瞪着眼睛,睁大了眼睛,注视着他们刚才所目睹的一切。香克的整个左臂都不见了,只剩下一个血淋淋的洞口。

娜美的手捂住了她的嘴,眼睛睁得大大的,不敢相信。“他…他为路飞牺牲了他的手臂,”她低声说。

山治觉得自己的胸膛里充满了深深的愧疚感。“哼,这个混蛋终于明白了,”他自言自语道,很清楚地想起路飞在和克里格打架时对他大喊大叫,因为他想为泽夫的餐馆而死。泽夫为了山治放弃了他的腿,放弃了他的梦想。在他的无知中,山治认为路飞不知道有人为他做出这样的牺牲是什么感觉。他完全错了。

【香克斯只是给了一个小小的,真诚的微笑,把哭泣的男孩靠近他的胸膛。“没什么,”他轻声坚定地说,“只要你还活着,它就只是一只手臂…。”】

“香克斯真的是一个伟大的人,”乌索普敬畏地说,因为他们看到香克斯游泳带着他们两个回到岸上。

“他需要治疗,”乔巴忧心忡忡地说,一边看着血从香克斯身边滴下来,一边坐立不安。

【当香克斯终于到达岸边时,本是第一个到达他们身边的人。那个黑头发的人把路飞从香克斯那里带走了。男孩挣扎了一会儿,发疯似的,拒绝与船长分开。

“放松点,路飞,”本平静地说,“香克斯需要治疗。你以后可以见他,好吗?”

路飞放松了下来,让本把他拉开,紧紧地抓住他。

香克斯笑了。“我完全没事!”他说,只是开始微微晃动,这是失血过多的反应。

耶稣布在他旁边,抓住香克斯剩下的一只胳膊,把它放在肩膀上,用一只胳膊搂住这位红发男子的腰部。“好吧,我的兄弟,”他皱着眉头说,另一个人走到香克斯的另一边,开始检查他的伤口。

“你们太担心我了,”香克斯沉重地倚靠在耶稣布身上说,“两天后我就起床了。”

“了解,你会的,”耶稣布咕哝道。

香克斯笑了。

香克斯边上的那个人从伤口上抬起头来。“没那么糟,但我还是要说,坚持住,船长。”

香克斯哼了一声,眼睛盯着路飞。“嘿,本,”他说。

本笑了。“我知道。”

香克斯咧嘴一笑,让自己被带走治疗了。

“路飞!”

路飞把脸从本的脖子上拉出来,抬头看着马基诺朝他们跑来。她看上去很慌乱,眼睛在男孩和香克斯的伤口之间飞奔。她与本相撞,本很轻松的稳住她,她的手在路飞的身体上,检查是否受伤。

“路飞,你还好吗?怎么了?你浑身都是血!是船长的吗?他没事吧?你还好吗?”那些人的话使她急急忙忙。

“马基诺,”本平静地打断了他的话,“路飞很好,有点惊慌失措,但很好。”

路飞抬头看着抱着他的那个人。“香克斯也会没事的,对吧,本?”

本笑了。“你听到了吗?他说他两天后就起床了。他会好起来的,路飞。”

路飞抽泣着。“保证?”他孩子气地问。

“保证,”本说。

路飞叹了口气,接受了海贼的话,俯身向前,头靠在本的肩上。他的另一只手伸过来,开始玩马基诺的头发。“马基诺。”他问:“我湿透了。”

马基诺咯咯地笑了起来,眼泪从她的眼睛里涌了出来。“你湿透了,”她说,“我们为什么不给你穿上干净的衣服呢?”

“好吧”

本朝他们笑了笑。“嘿,这是幸运的,至少控制住了这片土地--对吗?”他转过头说:“确保船长听医生的话。”

那个带着绷带的胖子咧嘴笑了。“没错,”他说,“你只管把我们的小锚修好就行了。”

本点了点头,一只胳膊缠着马基诺,另一只手抱着路飞,把他们拖走了。路飞的眼睛一直盯着香克斯离开的那艘船,心里担心着。】

“看起来不只是香克斯,”娜美说。

“他们都有点像我们,你不觉得吗?”乔巴问道:“就像一个大家庭。”

【当场景再次发生变化时,草帽团的大家笑了。他们又回到了港口,海贼们把箱子和桶装上了船。小路飞和香克斯站在一起,香克斯看上去很健康,就像他承诺的那样,他们看着海贼们工作。香克斯穿了一件黑色斗篷,把他失踪的胳膊藏在斗篷中。

“你这次真的要走了?”路飞问。

“是的,”香克斯说,“我们在这里呆得够久了,是时候继续前进了。”香克斯停了一下,沉思地看了路飞一眼。“你不高兴吗?”

“是的,…”路飞悲伤地叹了口气,然后笑了笑,“但我已经决定了。我不会让你带我一起去。我会自己成为一个海贼!”

香克斯对那男孩咧嘴一笑,孩子气地伸出舌头。“嘿,就算你求我,我也不会带你走的!你根本不具备当海贼所需要的条件!”

“是的!”路飞大声喊道,码头上所有的海盗都看向路飞,路飞怒吼,笑着说:“总有一天我会派一支船员更好而不是你的!然后我会找到世界上最伟大的宝藏,成为海贼王!“】

“约霍霍!路飞-桑很有决心!”布鲁克说。

“他决定一路走下去?就因为香克斯在戏弄他?”娜美不假思索地问。

“嗯,我想不止这些,”罗宾回答说,“说到路飞,事情很少像他们看上去的那样。”

“看起来这也适用于小路飞兄弟,”弗兰奇说。

“此外,”索隆补充道,“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决定自己年轻梦想的人。”

乌索普点了点头。

“但是,”乔巴慢慢抬头,“我觉得是路飞唤醒了我们,我们才会想要实现我们的梦想,你知道吗?“

罗宾笑了。“这似乎是他的习惯。”

山治笑了。“可恶的船长似乎没有意识到他在做这件事。”

【香克斯茫然地听着,嘴唇慢慢地弯成微笑,眼中划过一丝骄傲的神情,不一会就消失了。期待点亮他的眼睛。“哦?那么你想要比我们更厉害,嗯?那好吧,”他说着,把草帽从头上摘下来,放在路飞的头上,“这顶帽子是我送给你的礼物。”

路飞震惊地停了下来,然后眼泪开始悄悄地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。

“这是我最喜欢的帽子,你知道,”香克斯说,“当你将来成为一个伟大的海贼,你会把那顶帽子还给我。这将是我们的承诺,路飞。”

当香克斯登上他的船时,路飞看着他眼中的泪水,紧紧地抓着草帽。马基诺走到他身后,把她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,当他抬起头来时,他朝他微笑着。

“起锚!”

“起航!”

“是的!”

香克斯带着喜悦的微笑回头看了看,路飞看着他,直到船从视野中消失。男孩把帽子牢牢地拉在头上,尽管脸颊上有泪水,但他的脸还是坚定了。

“我保证,香克斯,”他低声说。】

场景开始淡出,但不是另一个场景形成,所有的颜色,形状和声音都融化成白色的空隙。

“嘿,出什么事了?”乌索普问:“结束了吗?”

罗宾仔细观察了他们周围的环境,沉思地哼了一声。她说:“也许我们的梦已经结束了,因为我们正在醒来。”

娜美叹了口气。“然后我们就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
“的确,”罗宾微笑着回答。

“喂,罗宾,你看起来太高兴了,”索隆说。

“是吗?”罗宾好奇地问:“我只是觉得我是对的,这两周会很有趣的。”

“你觉得这个吗?”弗兰奇问。

“这是一种可能性,”乔巴回答说,“路飞最多会受到两周的影响,如果这一现象是他病情的延伸,那么假设我们也会继续受到影响是合乎逻辑的。”

“啊哈,乔巴桑聪明了!”布鲁克说。

乔巴脸红了,开始四处跳舞。“我一点也不高兴,你这个混蛋!”

“不管怎样,”山治说,“接下来的两周将会很奇怪。”


原作者的话:

就这样了。第一章完成!你们怎么想的?还好吗?船员们的反应还好吗?让我知道!

直到下一次,

~Elri


本篇文章翻译自:fanfiction

未授权翻译,侵删。hhhh这篇真的很有趣不是吗?我觉得感情把握的十分细腻,I love it!我重新修了一下,把路飞的记忆框了出来,顺便把之前一些不太通顺的语句修改了一下,欢迎捉虫!


*1:原文为:chickens,我翻译成了家禽们,因为我觉得这只是在侮辱他们表示他们是低等生物【我相信我说家禽是低等生物绝对有人找茬,你懂的,我没有别的意思】。

*2:原文为:he,所以我也不知道这里指的他是谁,大概是乔巴问的吧???


爆肝第二章,第三章我们明天再见~~

【阅读体/ASL友情向/未授权翻译】盛开的记忆

第一章:幼苗


未授权翻译,侵删


作者:angelrider13


加粗:原作者的话

横线:我的话

正常:正文

*:注释


原作者前言:

好了各位!


新的one piece!哇哦!我想你已经读过描述了,并且知道这篇文章将是关于看路飞的记忆的草帽海贼团。如果不是现在你知道了。


老实说,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想做这样的事了。我终于有时间了。这个故事发生在菲什曼岛后的某个时候,有潜在的破坏者的那个时候。我将包括从漫画和动画的东西,以及添加我自己的小故事路飞的记忆。


这一章只是开场白,所以是的,它会很短。


免责声明:我不拥有one piece


继续前进!


序言


幼苗

-------

路飞已经离开了好几个小时了。不过没有人担心。路飞定期失踪时,他们停靠在一个新的岛屿,没有人或其他东西。虽然他几乎总是陷入麻烦,但他们的橡胶船长完全有能力照顾自己。所以没人觉得有必要担心。此外,当路飞遇到麻烦时,它往往是非常响亮和非常明显的麻烦。他的船员们认为绝对能轻易的找到路飞*1。


因此,当那天早上路飞想去探险的时候,草帽海贼团的大家完全有理由不感到丝毫的担忧。当其他人--包括索隆--在午后回到船上的时候。路飞很好。当他饿的时候,他就会回来;毕竟,他是用他的肚子想事情的。


果然,当山治还在做晚饭的时候,路飞爬上了“桑尼”号。


他很脏,就像他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在森林里跑来跑去的人所期望的那样,他一如既往地咧嘴笑着。但他的眼睛模糊,行动迟缓,好像他累了一样。现在,如果路飞是一个正常人,他在一天的探索之后表现出疲倦的迹象,这并不令人惊讶。然而,路飞并不是一个正常的人。差得远呢。所以他累了很奇怪。很奇怪。


“喂,路飞!”乌索普喊道:“你去哪儿了?你错过了午餐!”


路飞把头斜向一边,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。“嗯?不,我没有!我吃了一头野猪!”他拍着肚子说:“那真好吃!”


“当然是了,”乌索普呆呆地说。


罗宾从草坪上的座位上笑了起来。“路飞,你在岛上探险愉快吗?”她问,没有抬头继续看她的书。


“是啊!”酷飞笑着叫道,“有那么多东西,罗宾!我看见了这瀑布--它太高了!噢,噢!还有一条小鱼正想游上去呢!而且--”


乌索普的两只锐利的眼睛在他所有的颠簸中,看见了路飞手腕上的什么东西。“不,路飞,你手腕上的东西是什么?”他问,有效地打断了橡胶少年。


路飞停了下来,眨了眨眼睛,然后瞥了一眼他的手腕。他手腕上确实有东西。它看起来像某种花蕾。但第二次看上去,它不只是停留在年轻船长的手腕上,而是嵌入式在里面。小卷须从小芽下伸出,在路飞的皮肤上生根。路飞只是盯着它看了一会儿,然后笑了。“哦,是的,”他说,“一棵树咬了我。”


乌索普蒙了。“路飞,让我看看,”他说,拿起他朋友的手腕,看着那棵似乎从它长出来的奇怪的植物。“喂,罗宾?我想你得过来看看这个。”


考古学家从她的书中抬起头来,当她看到乌索普指的是什么时,她皱起了眉头。她站起来走过去,仔细看了看。“嗯,也许最好让乔巴看看这个。我去看看能不能在图书馆里找到什么东西。”


乌索普点了点头,把路飞拖到医务室。


“我告诉过你,”路飞说,“一点也不疼!”


乔巴一边戳着花蕾,一边皱起眉头。“你确定吗,路飞?”


路飞点点头。


乌索普叹了口气。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
路飞把头歪到一边。“嗯,…,我在森林里找到了一棵树,它真的很漂亮,满是藤蔓和鲜花。但是当我去摸它的时候,它咬了我一口!”


“树不会咬人,路飞,”乌索普干巴巴地说。


“好吧,它戳到我了。”


“用什么?”乔巴问。


“我不知道,”路飞回答说,“它很锋利,让我感到头晕。”路飞停顿了一下,眉毛在混乱中皱了起来。“我想我睡着了,这很奇怪,因为我一点也不累,但我躺在地上,我不记得去过那里。这个植物在我的手腕上。”


乔巴皱起眉头。“昏迷不醒?我要做一次血液测试,路飞。听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注入了你的血液里;我需要确保它不有害。”


“嗯?但是毒药对我没用,”路飞说,两只胳膊交叉在胸前。


“我们不知道那是毒药,路飞,”乔巴配合地说,“我可能是别的什么药,其他种类的药,如果是的话,我们需要知道是哪种药。”


路飞把头斜向一边。“嗯,…,好吧。如果你这么说的话,乔巴。”


乔巴对船长微笑,转过身去收集他需要的东西。罗宾在做这件事时,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书走进医务室。


“哦,罗宾,你找到什么了吗?”乌索普问。


“我想是这样的,”她说,把书翻过来,给他们看了一幅藤蔓覆盖的开花树的照片,“路飞,这是树长的样子吗?”


路飞点点头。“是啊!看起来就是这样!”


“危险吗?”当他用针刺入路飞的手臂上抽血时,直升机问道。


罗宾回答说:“不是它本身,它被称为‘乔木索姆尼亚蒂’,意思是‘梦之树’。它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植物,能利用它的汁液使潜在的食肉动物失去知觉。”


“那么,树液实际上不会造成任何伤害?”乔巴问。


罗宾解释说:“不,这只会让受害者睡上一两周。这就是为什么它被称为”梦之树“。危险之处在于,在这段时间里,受害者是完全无助的。在树液耗尽并离开他们的系统之前,没有什么能把他们从睡梦中唤醒。”


路飞皱着眉头。“那么我要睡两个星期吗?”


“或多或少,”罗宾回答。


“但那意味着我会错过七十顿饭!”年轻的船长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。


“你怎么这么快就算出来的?”乌索普大叫。


罗宾和乔巴在晚餐时向船员们解释了情况,她说:“我认为我们最好在路飞的睡眠中呆在这里。”


那天晚上晚餐非常安静。路飞的精力明显消耗得很快;他的动作迟缓,眼睛半闭着。很明显,他想吃东西,但是他没有取得多大的成功,他几乎不能咀嚼,而且他也没有条件从其他人的盘子里偷食物。


娜美叹了口气,手指穿过头发。她说:“嗯,根据我的书,这个日志无论如何要花五天的时间。”


“现在那些日子将是不自然的沉默,”索隆干巴巴地说。


“我们可以休息一段时间,”山治说。


“你觉得你能应付两个星期吗,色鬼厨子?”索隆指着整个房间问道。


“没有你一定会很安静的,路飞-兄弟!”弗兰奇说,在大副和厨师吵架之前插嘴可能会爆发。


路飞慢慢地眨了眨眼睛,眼睛朝弗兰奇的眼睛看去。当他终于做到这一点时,他昏昏欲睡地笑了。


娜美叹了口气。“老实说,路飞,你就不能一天不惹麻烦吗?”


那个橡胶少年轻轻地笑了笑。“索隆,娜美,”他慢吞吞地说,声音轻柔,然后突然往前一滑,倒在桌子上。


“而且,他出去了,”乌索普说着,戳着这位年轻船长的肩膀,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


“哟!太突然了!我的心脏停了!”布鲁克喊道,“除了我没有心。”


罗宾笑了。“也许我们该把路飞搬到床上去?”她建议。


“我来做,”乔巴自告奋勇地说,然后转移到“重量级点”,把沉睡中的海贼抓起,把他抬出了房间。


娜美说:“我想那会是个早起的夜晚,不管怎么说,是路飞让我们半夜三更地睡不着觉的。”


“那是因为没有路飞,我们实际上做了我们需要做的一切,”乌索普回答道。


“之后没什么事可做,”弗兰奇补充道。


“的确,”布鲁克说,“路飞-桑使生活更加有趣!哟!”


娜美转了转眼睛,但她的嘴唇微微抽动,好像她在微笑。“我要整理我的地图,然后去睡觉,”她从桌子上站起来,朝门口走去,“晚安。”


罗宾笑了。“这将是一个有趣的两周,”她说。


其他人不得不同意。


原作者的话:

就这样了。只是想把舞台布置好。我希望有一个合理的理由来解释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,而不是仅仅把船员们推入鲁菲的记忆中。思想?


直到下一次,


~Elri


这篇文章翻译自:Fanfiction

我很喜欢这篇文章,所以我就翻译了。我没有经过授权,且因为今年才初一需要查单词许多可能翻译的不太到位,噢原作者只写到第五章,我真的很担心ta不再更新(ノಥ益ಥ)。


文中出现的注释

*1:原文为no problem,也就是船员们觉得没问题找到他,我认为原文意思为,路飞都是造成很多明显的麻烦,所以船员们要找到他很简单。